鼻甲切除后生不如死

口述|我是一个患了空鼻症的耳鼻喉科医生

刘医生当时没回应。我只得悻悻回家了。 回家还得上班、生活。在科室里工作时鼻子难受,我就把写处方的纸揉成一小团,塞进鼻子里,这样舒服一点;在庄稼地里干活时...

澎湃新闻